文档网

消费社会与电视新闻的娱乐化

消费社会与电视新闻的娱乐化

消费社会与

电视新闻的娱乐化

消费社会与电视新闻的娱乐化

文/丛建安

当今社会,“消费”成了一个越来越重要的话题,以至于有的理论家不无夸张地指出,这是一个以“消费”为主题的时代。的确,“消费社会”的到来已经是一种不争的事实,消费文化也随之成为一种历史的必然,它是现代社会发展地结果,甚至形成了一种全新的时代语境。

当今社会,“消费”成了一个越来越重要的话题,以至于有的理

论家不无夸张地指出,这是一个以“消费”为主题的时代。的确,“消费社会”的到来已经是一种不争的事实,消费文化也随之成为一种历史的必然,它是现代社会发展的结果,甚至形成了一种全新的时代语境。电视作为时下最为强大的媒介产物,必然要对这一深刻复杂的转向作出自己的回应,电视新闻也不例外。在这里,我们将在消费社会的背景下对电视新闻形态进行深入地研究。  一、消费社会带来的电视新闻形态变化  所谓“消费社会”,是法国学者鲍德里亚提出的一个概念,他认为,这一时代的“消费是个神话。……它是当代社会关于自身的一种言说,是我们社会进行自我表达的方式。在某种程度上消费的惟一的客观现实,正是消费的思想,正是这种不断被日常话语和知

识界话语提及而获得了常识力量的自省和推论。”消费文化作为现代工业社会的产物,是以都市大众为消费对象、以大众传媒为媒介的、服从市场需求的一种彻头彻尾的商业化制作,具有无深度、模式化、易复制等诸多特点。这种文化不具有社会阶层的属性,而只代表一种文化态度,快乐是大众文化的最高目的。在这种文化语境下,媒介完全等同于一般的生产商,受众则是消费这一生产商制作的商品的市场,最大限度的商业利润成了新闻业的最终目的。  20世纪80年代以来,随着“消费社会”的到来,传媒市场化改革浪潮席卷欧美,自由化、商业化和放宽规划的改革意味着欧美广播电视管理在总体指导思想上的市场化和政策天平上由公众利益向商业利益的倾斜。在这种新的历史语境中,媒介机构被完全等同于经济体制中的生产商,市场已内化为媒介运作的制度与动力,相应地,新闻理念为市场理念所取代而成为新闻选择与制作的基本理念。与新闻理念将受众定位于公民不同的是,市场理念将受众定位于消费者,作为消费者的受众和作为生产商的媒介之间的关系被理解为纯粹的买卖关系,这种买卖关系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新闻选择与制作过程中新闻价值的评判权完全由受众掌握,从而受众的消费

欲求主宰新闻采集、制作与表达成为常规。90年代以后西方新闻界出现了“新式新闻”这一术语,这个术语最初为卡茨所采用。他说:“新式新闻”是一个速配的混合物,它部分是好莱坞电影和电视电影,部分是流行音乐和流行艺术,它将流行文化和名人杂志紧紧混合起来,使小报式的电视节目、有线电视和家庭录像互相结

合”。“新式新闻”的主要表现是将信息和娱乐结合起来,这种结合使曾经清晰的新闻与娱乐信息的界限日渐模糊,它预示当代西方新闻与娱乐融合的趋向,这种现象一般被描述为新闻娱乐化现象。  由此可见,新闻娱乐化出现的最深层的原因是由消费主义这一文化语境决定的。尽管从表面上看新闻业一直都是按照企业化模式

运营,但只有当消费主义和大众文化成为当代主流文化,适应这一

文化形态的商业化运作才会完全侵入新闻业,导致新闻业的制度变迁,并进而引发新闻娱乐化的潮流。值得注意的是,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和全球化时代的到来,电视新闻娱乐化的潮流也涌入了中国。

  二、当前电视新闻的娱乐化的表现  20世纪90年代以后,随着经济社会的不断发展和全球化时代的到来,中国也融入“消费社会”的潮流。在消费文化的背景下,中国的电视新闻形态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商业文化大潮对严肃文化、精英文化产生了巨大的冲击,使得时下的电视新闻形态在形式与内容上都发生了深刻的变革,诞生了许多能够及时回应现实语境的电视新闻栏目。比如,央视二套的早间大型资讯节目《第一时间》、南京都市频道的《南京零距离》、湖南卫视的《晚间新闻》、江苏卫视的《1860新闻眼》等等,都带有明显的新闻娱乐化的倾向,也将成为我们考察的主要案例。通过总结归纳,我们可以发现,在消费文化的背景下,当代中国电视新闻娱乐化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从内容上看,注重挖掘新闻中的娱乐性因素,追求新闻事件的故事性和文学性。与传统新闻形态不同,当代新闻的娱乐化倾向遵循的是“事件中心”原则,目的是展示故事的本身,追求新闻故事的可视性、悬念性、娱乐性。以中央电视台为例,一向以关注国家大事及政要活动为特色的中央电视台,也开始注重新闻娱乐化,不仅普通百姓的家长里短进入了电视新闻,世界各地的民风民俗也开始在央视各档新闻节目中走俏,呈现出更多的娱乐性。湖南电视台则将《湖南晚间新闻》定位为五性:新闻性、社会性、贴近性、趣味性和服务性。虽然他们把新闻性放在第一位,但从播出效果来看,趣味性却是它的核心,因为他们提出要通过“可看性”来体现这“五性”,要“可看”,就得“有趣”,要“有趣”,湖南电视人便选择了娱乐化。这种说新闻的形式刚刚推出时,就在全国引起了强烈反响。

  从报道方式上看,强调故事性、情节性,适度加入人情味因素,加强贴近性,强化事件的戏剧悬念或煽情、刺激的方面,走新闻故事化、新闻文学化道路。在一些重大社会政治事件的报道中,为了吸引受众的注意力,往往将新闻聚焦于某一个人物身上,用微观的个人体验来代替对社会历史背景的宏观考察。如湖南卫视《晚间新闻》中曾有一则新闻报道:“接下来请看毒得叫你发抖的各种毒蛇,你不必发抖,由浏阳市沙市镇的胡大姐给你撑腰,再毒的蛇见了胡

大姐都会点头哈腰。”这是非常具有挑逗性、诱惑力的报道,娱乐性显而易见。报道就像讲故事一样,设置悬念,吊起观众的胃口,诱惑观众的眼球跟着他的摄像机走向目的地。如此包装之后,新闻

2006年第十一期 | 东南传播

4445

相关文档
热门文档
你可能喜欢
  • 电视节目
  • 娱乐新闻
  • 电视民生新闻
  • 新闻舆论监督
  • 新闻综述
  • 泛娱乐化
  • 电视传播
  • 媒介文化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