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网

早期伊斯兰法的形成及其社会作用

早期伊斯兰法的形成及其社会作用

[摘要]与伊斯兰教几乎同步产生、互为因果、始终相伴的“沙里亚”法,是其宗教伦理、行为规范、思维方式、价值理念和社会理想的核心。伊斯兰教先扣穆罕默德在麦加、麦地那23年宣教时期的《古兰经》、“圣训”立法是伊斯兰法发展的起点和初创启蒙时期。麦加13年间《古兰经》虽然涉猎了有关法律行为规范方面的内容,但全经的主线始终围绕宗教教义和信仰原则而展开的。在麦地那“乌玛”国家形成后,《古兰经》才开始了大量的社会立法。这一立法不但巩固和发展了当时“乌玛”社会确立的社会政治、经济秩序,并在其后政教合一的阿拉伯哈里发帝国中也发挥了巨大的社会作用。

[关键词]伊斯兰法;形成;社会作用

法是调整社会关系的准则,是以国家强制力为后盾的社会规范体系。也是国家意志通过立法程序以规范性文件形式体现的规范人的行为规则,法的现实基础是一定的事实社会关系。公元7世纪产生于阿拉伯半岛的伊斯兰教,不单纯是一种宗教体系,还是一种生活哲学、一种社会制度、一种总体生活方式。与它几乎同步产生,互为因果、始终相伴的“沙里亚”(sharn或shar,伊斯兰法)法,是政教合一、教族合一伊斯兰国家与穆斯林社会关系规范的基本法则和基石。因此,伊斯兰法的研究必须以其基本教义和早期社会历史背景为基础,才能达到认识研究该法起渊、性质之目的。本文仅就早期启蒙对期伊斯兰法的形成及其社会作用和意义加以探讨分析。

一、伊斯兰法的产生

伊斯兰教自公元7世纪产生至今的一千四百多年间,伊斯兰法始终与其宗教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它在伊斯兰教特定的社会历史条件下,经历6个时期,即先知穆罕默德对期(公元610-632年);四大正统哈里发时期(632-660年);再传弟子时期(约660-718年);鼎盛时期(8世纪一10世纪中叶);保守稳定时期(10世纪中叶-17世纪);发展创新时期(18世纪至今)。在伊斯兰社会里以“沙里亚”法为核心的有关调整人与真主安拉问关系的宗教规范和人与社会间关系的社会规范的法律,成为伊斯兰教的重要内客和伊斯兰国家政教合一体制的主要模式。即使是在科学技术高度发展的今天,伊斯兰法的影响也是不容忽视的,它仍然是伊斯兰世界部分国家治国安邦、长治久安的根本大法。它在各个领域中无不制约和影晌着广大的穆斯林市民社会和政洽国家,从而构成了博大精深、光辉灿烂、绚丽多彩的伊斯兰法文化及其独特体系。

伊斯兰法的启蒙时期是指伊斯兰教先知穆罕默德从公元610年开始传播伊斯兰教到公元632年复命归真的23年时间。

穆罕默德(约公元570-632年)出身于麦加城古来什部落哈希姆家族一个贵族家庭。在他出主前父亲就去逝了,6岁时母亲病逝。因家境贫寒小小年纪就替人放羊。三、四年后,祖父又去逝了,只好由他的伯父艾布·塔利布收养。12岁开始跟伯父经商,曾到过叙利亚和地中海东岸。25岁时,与麦加富孀赫蒂彻结婚。婚后生恬富裕安定,社会地位日益提高,逐渐摆脱了商务活动,有了更多的时间考虑和思索问题,隐居祈祷。公元610年斋月,他宣称奉到安拉的“瓦哈伊”(al-wahy启示,即《古兰经》),受命为圣,开始伊斯兰教的传播。

随着《古兰经》的颁布,伊斯兰法也应运而生了,它标志着伊斯兰法纪元的开始。《古兰经》前的阿拉怕半岛社会总体上仍属于血缘关系为纽带的氏族社会。那对,没有统一的国家形态和政府机构,没有立法,更没有以国家强制力为后盾的司法活动。调整人们相互关系的社会规范,主要通过氏族都落在长期的生活历史中形成的称之谓“逊奈”(Sunna)的习惯和援引以往宗教的戒律。这些习惯既是部落统一意志的表现,也是支配部落社会的行为规则。因此,作为共同的生活准则、礼仪和风俗的要求得到人们的尊重和遵循.具有普遍约束力而被世世代代流传沿袭。【1】而作为体现安拉独立意志的《古兰经》的产生,取代了氏族社会的习惯。“《古兰经》代表了阿拉怕社会从氏族对期不成文法向文明社会成文法的一种转变。”【2】结束了阿拉伯社会没有成文法的历史,使之进人了法律文献的新时期。《古兰经》不仅在伊斯兰教传播发展过看中是穆斯林宗教信仰的最神圣的典章,而且也是当对“乌玛”(umma,民族,国家)国家和其后哈里发帝国的宪章和立法的最高依据。关于伊斯兰法的概念和渊源,有些学者认为,它是在古代阿拉伯习惯法和古罗马法的基础上产生的。我们认为,这种观点是错误的。伊斯兰法是随着伊斯兰教的产主而产生的。而且《古兰经》、“圣训”的立法是伊斯兰法产生的根本渊源和发展起点,离开了这一点,伊斯兰法乃至整个伊斯兰文化就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当然,伊斯兰法在其形成体系的过程中,某些枝节律例吸收采纳了阿拉伯人一些习惯法和其他异族文化中的法律思想,但这种吸收采纳并非是一种机械式的组合,而是一个系统化和伊斯兰化的新创造。

穆罕默德在世的23年立法,是伊斯兰法学史上的初创启蒙时期。就当对的社会状况及多性质而言,伊斯兰教还仅仅限于阿拉伯半岛本土的范围,没有像其后的哈里发时代和倭马亚王朝时期那样,在与帝国内的其他各族人民长期接触、相互影响、共同生活的过程中,带来了诸如政治、经济、军事、行政管理等许多极为复杂的宗教与社会问题,促使穆斯林的法学家们本着《古兰经》、“圣训”的基本立法原则、立法精神、立法理论运用个人理智、意见以及推理的形式,就经、训未涵盖的有关穆斯林个人和伊斯兰国家社会生活中出现的问题作出与经、训不悖的法律性规范。从而演绎出了诸如“公议”、“类比”、“唯美”、“公益”等经、训之外的立法渊源与依据,使得教法与各地区、各民族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相适应,满足日益发展的社会需求。形成了诸如“圣训”、“意见”等四大法学派。其间,伊斯兰教的信仰者仅限于阿拉伯半岛本土,社会关系较为单纯.在统一的“乌玛”杜会中没有因政治与宗教的因素产生形形色色的与正统派分庭抗礼的诸如什叶派、哈瓦利吉派、穆尔太齐勒派等各种派系和种种宗教思想运动。加之,穆罕默德既是宗教先知又是民众领袖,同时也是军队统帅,这种系宗教权与政治权于一身的特殊身份,使之成为宗教、政治、军事等一切国家和社会问题的唯一仲裁人,也是唯一最具权

相关文档
热门文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