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网

《诗情禅意悟人生》每周一句【一】

《詩情禪意悟人生》每週一句【一】 陳茂村 ● 美酒飲教微醉後,好花看到半開時。

———宋.邵雍<安樂居中吟>

有人說,不喝酒的人,「有我而無酒」,無緣領會喝酒的樂趣。喝醉酒的人 ,則是「有酒而無我」,爛醉如死,一樣忘了酒是何物。唯有好友相聚,情人歡對,小飲數杯,可忘憂,可助興,微微醉,醺醺然,所謂「有我又有酒」,人生至此,神仙不易也!

「春早見花枝,朝朝恨發遲。」東風初來,含苞未放,令人愁眉難展。而一旦「花開滿樹紅」、「蝶醉蜂癡一簇香」,對之卻不免要「盡日問花花不語,為誰零落為誰開」而悵然不已也。唯有「芳樹春花色正明,初開似笑聽無聲」,一如二八佳人,綺扇半遮,羅衫半掩,含情凝睇,風姿綽約,正是「臉膩香薰似有情,世間何物比輕盈。」誰能不為之傾倒而魂牽夢縈呢?

過猶不及,孔老夫子早有垂訓。人生處事,亦如飲酒看花,如何臻於微醉半開之境界,就有賴各人的智慧了。

「太上忘情」,化小愛為大愛,此是聖者境界。忘情不是無情,豈不聞乎:「若有眾生未得度,我佛終宵有淚痕。」凡夫錯用,則心如槁灰,如冰炭,絕情至極,不如禽獸矣。無怪修行人修到「枯木倚寒巖,三冬無暖氣」,要被老婆子呵逐也。然「情之所鍾,偏在我輩」,沈之溺之,追求「千年長交頸」的結果,往往落得「人到情多情轉薄,而今真個悔多情。」不免要浩嘆「它生莫作有情癡,人天無地著相思」了!古人云:「其次不溺於情。」能不溺於情,何止「其次」,實乃真真正正的「太上」也。朋友相交,亦是如此,近之則狎昵而不遜,遠之則疏闊而怨懟,唯淡中有味,相敬如賓,始能細水長流也。

「世事雲千變,浮生夢一場。」庸庸碌碌,仰人鼻息,「誰知失意時,痛於刃傷骨」,固是可悲可憐;而徵逐名利,浮沈宦海,才高招忌,勢大召禍,不免身為之敗,名為之裂,一旦刑戮到來,還要禍延子孫。「吾觀自古賢達人,功成不退皆隕身。」物極必反,古有明訓,史實俱在,不容置疑。唯有會得「生前富貴草頭露,身後風流陌上花」,才能澈悟為什麼「看盡人間興廢事,不曾富貴不曾窮」,也才能居高思危,急流勇退。畢竟頤養天年是真實,功名富貴鏡中花也。「亦欲歸栖同一笑,酣歌不減少年狂。」何等逍遙自在,何等羨煞人也! 彈琴時,絃太鬆,則渙散不成聲;絃太緊,則激亢而易斷。只有不弛不緊,始能「松間風入,石上泉流」而韻遠味長也。修道之人,縱欲則喪天真,苦行則

乖自然;偏空易成執,著有必成縛。唯離兩邊而持中道,始有見道之日也。

原來,看花是藝術,飲酒是藝術,彈琴是藝術,修道是藝術,談情是藝術,處事是藝術,除卻藝術,人生不成人生矣。

這般意思難名狀,只恐人間都未知!

相关文档
热门文档
评论